中办国办印发《意见》 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
李克强:重点建设好群众身边的健身场地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心新疆工作纪实

买卖婴儿背后亲子鉴定造假调查:无血缘关系鉴定为亲生

发布时间:2020-09-11  来源:凤凰网-新京报  字体大小[ ]

   原标题:买卖婴儿背后亲子鉴定造假调查:无血缘关系鉴定为亲生

  3份假血样,连同3个假名字一起,被送到了广州一家司法鉴定所。3天后,一份亲子鉴定报告出现在“广州公法链”官网的示证平台上。

  两个并不存在的人,建立了法律意义上的父子关系。

  8月下旬,新京报记者卧底进入网络送养、亲子鉴定等社交群组。一名“司法黄牛”与记者搭线后,用虚假材料为记者代办出一份“亲生关系”的司法亲子鉴定报告。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社交群中,隐匿着不少类似的黄牛,他们瞄准群里的非法领养者,代办亲子鉴定,帮领养的婴儿落户,并收取少则八千、多则数万元的费用。

  一名代办人员称,他可根据委托人需求,办理全国多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通过调换血样,拿到想要的鉴定结果。和很多“司法黄牛”类似,他自称和正规鉴定机构“合作”,当事人不需到场,甚至不用提供血样,也能拿到鉴定报告。“不管是不是亲生的,都能帮你做成亲生的。”

  参与打拐多年的志愿者上官正义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这些通过调换血样“造”出的亲子鉴定,普通人很难验证真假,对非法领养甚至是拐卖的儿童来说,这已经成为“洗白”身份的秘密手段。

  买女婴的领养人:花了3万多,孩子被鉴定为“亲生”

  8月17日上午,“未婚先孕互助群”又热闹起来。

  “宝妈要补偿多少?” “出生证怎么办?”这是为送养婴儿组建的QQ群,成员有准备送养的宝妈和等待领养孩子的人。他们在名称中分别标注着“S”和“L”,每天在群里讨论着孕期、价格,以及送养相关的问题。

  在这里,送养的宝妈大多会索要一笔“营养费”,她们用“补3”、“补7”这样的暗语报价,意思是送养的价格为3万元或7万元。

  另一个讨论热烈的话题,就是“怎么办出生证”。因为是违法送养,领养后的家庭要面临给孩子落户的难题。当有人抛出这个问题时,群里隐匿的“中介”就会以代办出生证的名义主动搭线。

  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在这个群里已经卧底两年时间,他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个QQ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动一次,有新人进入,也会刷掉一些已领养过婴儿的人。

  8月下旬的一天,他在群里询问“谁能办证”后,马上就有多名群友发来好友申请。

  其中一位群昵称为“知秋”的领养者,引起了上官正义的注意。这名重庆女子,自称在今年4月,花费3万多元,从甘肃领养了一名未满月的女婴,直到8月份,才找到人代办了出生证明。通过朋友介绍,“知秋”联系到一位司法鉴定所的工作人员,将其领养的女婴鉴定为“亲生”,然后从医院补办了出生证,并在重庆市渝北区顺利落户。

  “之前也听说,有人通过做假的亲子鉴定,洗白被拐或非法领养婴儿身份,但当时我不相信司法鉴定能做假。”上官正义称,直到“知秋”给他发来补办的出生证明,以及孩子户口页的照片,他才觉得“可能是真的”。

  新京报记者看到,“知秋”发给上官正义的上述出生证照片显示,女婴4月12日出生,证件签发日期为8月18日,且盖有重庆市出生医学证明补发专用章。

  聊天中,“知秋”告诉上官正义,之所以能将女婴鉴定为“亲生”,是因为代办人员帮她准备了其他“亲生”家庭的血样。她和丈夫并未提供检测样本,只是在鉴定委托书、血样袋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几天之后就拿到了鉴定报告。

  据“知秋”透露,她拿到鉴定报告后,在重庆市渝北区妇幼保健院给领养的女婴补办了出生证明。9月4日,新京报记者前往该院反映此事,医院工作人员称,8月18日,该院确实为“知秋”的孩子补发了出生证,但经查询档案,未发现办证的材料、流程有问题。

 

网络送养的微信群里,领养者与送养者交流。

  神秘的“司法黄牛”:不用本人到场,能在多地办亲子鉴定

  8月底,新京报记者以领养者的身份,进入一个名为“缘分相遇”的送养微信群,该群与上述QQ群类似,有送养者、领养者等人,“知秋”也在群内。

  “谁能帮忙办理出生证明?”记者在群内询问,随后“知秋”主动添加了记者微信。她询问了记者的领养情况后称,可以帮忙牵线,让记者通过办理司法亲子鉴定的方式给孩子补办出生证明。

  知秋称,自己曾花3.6万元办成,办好证后才收费,“亲子鉴定报告,会显示亲生的。”

  “知秋”将记者引荐给帮她代办亲子鉴定的男子。电话中,此人自称姓马,人在广州,“只要你们当地的妇幼保健院认可省外司法鉴定机构的报告,就没有问题。要是不认的话,我还能帮你办当地的,只不过稍微麻烦一点。”这名男子声称,自己跟全国大部分地方的鉴定机构都有联系,可以代办。

 

  确认办理后,记者收到马法医邮寄的血样采集卡、司法鉴定委托书、风险协议书等资料。

  新京报记者搜索马姓男子的手机号发现,其微信名为“马法医”,在朋友圈发布大量广东某司法鉴定机构的消息。当记者问他是不是鉴定机构工作人员时,他称,“我在哪?我是做什么的?这些都不重要,你也不要问。这个事情不光彩,我给你办成就行啦。”

  按照“马法医”的说法,他会先邮寄司法鉴定委托书、告知书、血样等材料过来,鉴定人填完材料后回邮给他,他签上自己的名字,鉴定所就会受理。鉴定报告出来后,他会带着报告到鉴定人的户籍所在地,帮孩子补办出生证明。这些流程走完后,他才会收取代办费用。

  “孩子是非法领养的,确定能做出亲生关系的司法鉴定报告吗?”记者提出质疑,“马法医”带着训斥的口气说,“正常的司法亲子鉴定就是三千块钱,我收你这么多钱,肯定能帮你搞定。不管是不是亲生的,我都能帮你鉴定成亲生的。”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网络送养、亲子鉴定相关的社交群中,活跃着不少跟“马法医”一样代办亲子鉴定的“司法黄牛”。他们的目标是群里的“领养人”,都声称不用本人到场,就能做出“亲生”的司法鉴定报告。

  通过中介马法医,记者拿到了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亲生关系”报告。

  难以置信的“亲生关系”:假名字、假血样,3天办出真报告

  8月26日,新京报记者收到“马法医”从广东寄来的材料,除了司法鉴定委托书、告知书外,还有3份已经采集好血样的“DNA样品采集专用卡”。

  8月27日,新京报记者咨询多家司法鉴定机构了解到,亲子鉴定分为司法亲子鉴定和个人隐私亲子鉴定,个人隐私鉴定,可以匿名、自行提供鉴定样本,鉴定结果仅用于个人知情。而司法亲子鉴定则具有法律效力,鉴定过程必须按照司法流程进行。

  司法鉴定所工作人员称,办理出生证、落户等,必须进行司法亲子鉴定,费用大约为3000元。要求孩子及父母3人携带有效证件,同时到鉴定所拍照、签字、按手印,并进行样本(血液或毛发等)的现场采集。

  在记者提出,有无可能将抱养的孩子鉴定为亲生关系的问题后,鉴定所工作人员十分惊讶,“不可能,这是司法鉴定。”

  为了让记者拿到“亲生”的鉴定报告,“马法医”准备了一组亲生关系家庭人员的血样。他嘱咐记者,只需要在血样袋上标注有“父亲”、“母亲”、“儿子”的地方,签上各自的名字,并按下手印即可。

  随后新京报记者分别在3个血袋上签下了雷亚龙、杨佳颖、雷承业3个名字,但均为随意伪造的假名。因是伪造的身份信息,记者没法完成“妻、儿”的签字和手印,对此马法医表示,将材料寄回就行,其他的他都可以搞定。

  当天下午,记者将材料按照“马法医”提供的地址,寄往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某商品房小区。

  8月29日,“马法医”告知新京报记者,司法亲子鉴定报告已经出了结果,并提供了可用于在官方查询平台“广州公法链”网上查询的“案号”。

  通过“马法医”提供的案号,新京报记者在上述网站查到了委托“马法医”做的司法亲子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依据现有资料和DNA分析结果,支持雷亚龙与杨佳颖为雷承业的生物学父母亲。(前述3人均为新京报记者拟定的假名)

  出具这份报告的是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落款处印有两名司法鉴定人的名字和执业证证号,并盖有“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专用章”的公章。

  在国家司法鉴定名录网上查询可见,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是经广东省司法厅批准的具有独立司法鉴定资质的正规大型司法鉴定机构。鉴定中心主要鉴定业务包括法医物证鉴定(包括亲子鉴定、个体识别、亲缘鉴定等)。

  查到报告后,新京报记者通过电话咨询了广东华医大司法鉴定中心,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这份司法鉴定的真实性,报告上的两名司法鉴定员也都是该机构持有执业证的工作人员。

  这个结论早在“马法医”的意料之中。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提交的血样,都是亲生关系家庭的血样,后面的鉴定也都是正规流程,除了你我,没有人会知道这份鉴定报告的真假。

  他称,“办出生证明时,医院查询或者询问,得到的结果也是一样:亲生关系。做过这个亲子证明,以后你有权拒绝再次鉴定,就没人会知道你的孩子是不是亲生的了。”

  中介马法医邮寄给记者的申请司法鉴定的材料中,3份“DNA样本采集专用卡”里已被采集了血样。

  不容忽视的鉴定乱象:中介收数万元代办,曾有机构因鉴定“不实”被罚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多个送养群、亲子鉴定群中,均暗藏有代办鉴定的“黄牛”。他们在群里等待“买家”,推销自己的代办业务,收费少则8000元,多的要5万元。

  “普通人很难去验证这些报告的真假,而且收养人有权拒绝再次鉴定。”在志愿打拐多年的上官正义看来,通过调换血样“造”出的具有法律效力的亲子鉴定报告,已经成为“洗白”被拐儿童的一种手段。

  一位“司法黄牛”曾联系新京报记者称,自己两年前就开始代办鉴定报告,能办出浙江某司法鉴定机构的报告,“你想要什么结果,就去找什么样的血样,我们有关系,你可以不去鉴定所采样的,直接对你提供的血样进行鉴定。”

  不只是送养群,在“司法鉴定机构交流”QQ群内,一位群友也给记者推荐了能代办鉴定报告的黄牛。9月2日,新京报记者约对方在深圳见面。这名黄牛称,做亲子鉴定,最重要的就是血样,可以找亲生关系家庭的血样来冒充送检。“我们可以办理广州多个司法鉴定所的报告,而且绝对安全。”他透露,除了调换血样外,其他的鉴定流程都是按要求进行,一般不会查出问题。

  与多名黄牛搭线后,新京报记者发现,这些人都会打出“与鉴定机构合作”的旗号,并通过材料造假来获取真实的亲子鉴定报告,但对于“如何合作”的内幕,他们都避而不谈。

  亲子鉴定的乱象也曾引起司法部的重视。早在2016年,司法部司法鉴定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提到亲子鉴定机构存在跨地区乱设接案点、采样点等乱象。同年6月,司法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司法鉴定机构开展亲子鉴定业务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司法鉴定机构应当要求当事人本人到场,在机构内提取检材。当事人确有困难无法到场的,司法鉴定机构可以指派至少二名工作人员去现场提取检材,其中至少一名应为该鉴定事项的鉴定人。此外,严禁司法鉴定机构通过邮寄、快递、当事人自行送检等方式获取亲子鉴定的鉴定材料,严禁委托其他鉴定机构或其他单位、个人代为提取鉴定材料。

  但这些要求仍被一些鉴定机构无视。据广州市司法局通报, 今年3月份,广东华中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的采样员,送回鉴定机构的血样,非委托人本人血样的事件,鉴定机构据此做出了虚假鉴定,造成严重后果。2016年,广东华银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也出现类似问题,造成鉴定意见与事实不符的严重后果。上述两家机构分别被处停业3个月和警告、并责令改正的处罚。

  上官正义对这种情况感到担忧。“除了民间的非法送养外,很多被拐卖儿童,最终也需要给孩子办理出生证,而这些造假的亲子鉴定,给违法者提供了便利,同时也给打拐带来更多难度。”

中国法制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