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全面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 全面提高训练水平和打赢能力
李克强回应主要国际经济机构“掌门人”哪些重大关切?
聚焦《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

多地禁止家长批改作业 禁令能给家长"松绑"吗

发布时间:2020-11-12  来源:央视网-中国新闻网  字体大小[ ]

  一位家长因为不满老师不批改作业,愤而退出家长群的新闻一度引起网友共鸣,家长该不该承担批改作业的责任也引起争议。11月10日,辽宁省教育厅在官网公布《辽宁省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管理“十要求”》。其中明确指出:教师必须亲自批改作业,严禁家长、学生代劳,这是教师的职责。对于不及时亲自批改作业的老师,一律取消职务晋级、评先评优资格,校长也会受此牵连。这一规定的出现让不少网友拍手称赞,但一纸禁令是否能有效遏制这类现象,还要画个问号。

  原标题:多地发文禁止家长批改作业,一纸禁令能给家长“松绑”吗?

  中新网北京11月12日电 题:多地发文禁止家长批改作业,一纸禁令能给家长“松绑”吗?

  作者 郎朗

  如果成年人所承受的痛苦有排行,给孩子辅导作业绝对榜上有名。

  本是为孩子巩固学习效果的作业,却成了折磨家长的利器,这和原本为了家校沟通方便成立家长群,结果却变成了令人崩溃的“压力群”如出一辙。

  其实通过梳理可以发现,这几年来,为了给家长减负,各地一直给辅导作业、规范班级群等“病症”开“药方”。但这些措施真的有效吗?

 

资料图:2020年10月,家长带着孩子北京举行青少年体质促进趣味运动会 组委会供图

  严禁家长代劳批改作业是否有效?

  江苏早在3年前推出禁令

  江苏一位家长因为不满老师不批改作业,愤而退出家长群的新闻一度引起网友共鸣,家长该不该承担批改作业的责任也引起争议。

  现在,从一些省市的情况看,这个问题有了明确答案:不应该。

  11月10日,辽宁省教育厅在官网公布《辽宁省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管理“十要求”》。其中明确指出:教师必须亲自批改作业,严禁家长、学生代劳,这是教师的职责。对于不及时亲自批改作业的老师,一律取消职务晋级、评先评优资格,校长也会受此牵连。

  这一规定的出现让不少网友拍手称赞,但一纸禁令是否能有效遏制这类现象,还要画个问号。

  梳理相关政策可以发现,在这位江苏家长“崩溃”之前,江苏省教育厅早在2017年就明令禁止不得要求家长代批改作业。

  这份2017年10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学校管理切实减轻中小学课业负担的意见》从作业、考试、课程等多方面进行管理规范,明确提出不得将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教师方面要认真对待学生作业,做到有布置必批改,有批改必讲评,不得要求家长代批作业。

  3年过去了,这类现象却依然把那位江苏家长逼上热搜,戳中了广大家长的痛点。

  不止是江苏,有媒体发现,目前辽宁、浙江、海南、河北、广东等至少十个省份的教育部门都出台了相关文件,向“家长批改学生作业”说不。

  特别是近期发布的文件中,包括辽宁在内的不少地区都加大了对违规教师甚至学校的处罚力度。像是安徽合肥,10月27日发布的《关于公布合肥市中小学办学行为“十不得”的通知》明确,一旦老师有违规操作,不仅其本人要受处罚,校长要承担责任,学校也会被取消评先评优。

 

资料图:湖南长沙县松雅湖第二小学的学生正在上课。 唐小晴 摄

  家庭作业变家长作业:

  这些年,家长承担了多少?

  从家长批改作业这一现象延伸出去可以发现,这几年,家长对孩子学习和校园生活的参与度在不断提高,可这其中,家长也承担了很多责任以外的事,比如打扫校园、帮孩子做作业等,而这些事一经曝光,便会引起极大的讨论热度。

  今年10月,浙江杭州一位小学生家长因为错过班级通知,未去参加学校的大扫除,被老师面谈并指其不尊重集体和老师。事情一出,不少网友质疑,孩子完全有能力自己完成,为什么一定要家长参与?

  像这样要求家长参与校园事务已不是新鲜事。在北方,有家长还会被要求冬天去校园扫雪。而哈尔滨市教育局也早在2018年12月就曾印发《关于规范中小学校清冰雪工作的通知》,禁止学校组织学生家长到校清冰雪,不鼓励学生家长自愿到校清冰雪。

  “家庭作业变家长作业”是另一个被吐槽的点。小学和幼儿园阶段,手抄报、手工是常见的作业形式之一,原本是为了提高孩子的综合能力,但这种作业形式往往因为要求过高、远超过孩子思维和动手能力,且还要评比,给家长和孩子带来了困扰,最终都变成了家长的才艺比拼。

  今年10月,山西太原市教育局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义务教育学校不得布置学生难以完成,形似给学生布置,实则给家长布置的作业。同时还要求,各学校不得指派家长参加本该由师生完成的事宜,如打扫教室卫生、班级文化布置、装饰美化演出场所等。

  在所有问题中,家长群则是最大的“雷区”。在江苏家长退群事件之前,网络上,一位爸爸在家长会上因为不回家长群信息被老师提醒之后崩溃痛哭,也让不少网友感同身受。“盖楼”回复、被点名、对老师花式奉承、点赞投票……都给家长带来烦恼。

  对此,太原市教育局发布的文件中也做出了详细规定,严禁要求家长点赞、投票、转发各类信息。早在2017年,上海市静安区教育局也发布了《静安区中小学班级微信群建设公约》,明确规定班级微信群内杜绝任何形式的广告、拉票、红包、集赞等与学校、学生无关的内容。

  一项项政策文件出台,从各个方面来看都是在为家长减负,但要想真正做到这一点,光有政策显然是不够的。

 

资料图:9月1日,河南郑州,长江东路小学的学生戴口罩有序进入校园。中新社记者 王中举 摄

  明确家校共育边界才能真正减负

  “家校共育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不是出几个文件、几条规定就能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重点还是观念上的转变,要遵循教育教学规律。”

  11月10日,杭州市教育局举办了“家校共育座谈会”,旨在进一步厘清家校职责,为切实减轻学生和家长负担出谋划策,其中一位杭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这么说。

  据介绍,杭州将研究、梳理教育负面清单,比如坚决反对家长批改作业、让家长去学校搞卫生、让家长代劳学校活动等行为。

  “学校永远是学生学业成绩的主要责任方,家庭主要是教育孩子怎么为人处世。”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把握家校共育的边界很重要。

  心理学家李玫瑾也曾在微博公开表示,家长批改作业等现象,是学校对于学生家庭生活的一种侵入现象,逐渐将学生的家庭转变成第二所学校,这样的势头必须抑制。

  储朝晖认为,可以关注学业,但是不能借助于家庭或者学校绑架家庭来提高学生的成绩,也不能指望家长去订正作业,辅导学生学业方面的问题,这都是错误的定位。“说到底,家校共育,主要是在育人方面的合作,而非其他,家长和学校一定要明确各自定位。”

中国公共新闻网摘编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